首页
>> 社会宣传 >> 典型宣传
>>内容浏览

 
卓玉宝同志先进事迹
发布日期:2017-04-13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看着满箱七八十个红本本,林务英的眼泪又扑簌簌地下来了:“我不要这些奖状,只求丈夫身体健健康康!”

  林务英的丈夫卓玉宝,是玉环县大麦屿街道干部,前阵子因身患癌症,从干了十年的综治办主任位置上退了下来。

  来找卓玉宝的群众却有增无减。得知他病了,常有村民自发来看望他。碰到纠纷要调解的,不管本地人还是外地人,就认卓玉宝。

  妻子见他走路都还不稳,拦在门口,求他在家再休养些日子。卓玉宝反而劝道:“单位事多,你也知道我闲不住,闷在家里只会更操心。”

  林务英拗不过,含泪让开了门。

  积劳成疾,他却把癌症病历藏了起来

  35年,卓玉宝扎根乡镇基层,奔波在为民服务一线。

  2015年5月,卓玉宝肝部一天天疼起来……但工作太忙,去医院检查的事一拖再拖。

  直到10月下旬,他参加单位组织的体检,懵了:肝癌!肿瘤已有6厘米大。

  医嘱立即住院治疗,卓玉宝却把病历单塞进了抽屉,“得先把手头那两件事调解了。”

  2015年9月30日,浙岭渔27887号船与浙玉渔65005号船发生碰撞,致后者沉没。案件已调解近半个月无果。“我接手了,就要负责到底。”10月29日,在卓玉宝的努力下,终于达成协议,沉船方获赔108万元。

  就在此三天前,岗仔头村一机械厂职工陈火金猝死赔偿事件,也经卓玉宝调解,尘埃落定。之前,家属多次集结人员到企业“讨说法”。卓玉宝抱病直面当事双方,费尽口舌心力,最终达成了62万元的赔偿协议。

  解了这两件燃眉之急,卓玉宝才向家人坦陈病情,并把手头工作一一跟同事作了交接,在家人的陪伴下,赴上海住院治疗。

  “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还回不回得来,这个病不好说,还是把工作交代清楚好。”卓玉宝说。在他的心里,工作耽误不得。

  手术切除了12厘米的肝脏,胆囊也没保住,甲胎蛋白高达一万多。可卓玉宝仍跟“没事人”一样,住院期间频繁电话联系工作,沟通化解“扶工助企”中遇到的难题。

  “玉宝把工作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,手术后仅休养了3个月,就返回岗位,照样闲不住,还经常下村夜查消防、巡查河道。”大麦屿街道党工委书记胡楚峰感慨,“曾听人说,如果街道有十个玉宝这样的干部,工作会做得更好。”

  金牌调解,他用热心肠化开坚冰

  “交给他的工作,他从不推诿,总是乐意接,踏实干。哪怕患了重病,还是充满干事的激情。”大麦屿街道人大工委主任陈礼平说,

  综治办主任一当就是十年,这在乡镇(街道)少之又少。“他一来业务过硬,没有积案,堪称‘金牌调解’;二来富有韧劲,毫不懈怠,多年重复繁琐工作不厌其烦。”现任大麦屿街道党工委副书记蒋招林由衷佩服。

  卓玉宝出色的纠纷处置能力也被县领导看中。2013年12月,他被玉环县政府抽调,赴山东参与“11·24”运输船沉没事故善后处置。12名死难者家属抱团索赔,处置难度极大。卓玉宝一边竭力安抚死难者家属情绪,一边与船运公司、船主及保险公司协商赔偿事宜,就连除夕也在调解中度过,终于在第一时间“破冰”。

  “我调解没有什么法宝,就凭自己的责任心,将心比心,讲情讲理说服人家。”不好说话的调解对象,拍桌打凳、骂娘耍泼、装疯卖傻的也会碰到,卓玉宝在中间来回调解跑二三十趟是家常便饭。“得建立彼此的信任,安安静静地听,让他们把情绪宣泄出来后,再把硬邦邦的法律政策,用自己的热心肠传递给双方,劝他们各退一步,多为对方着想。最后也都能理解,人心都是肉长的嘛。”

  自2006年担任综治办主任以来,卓玉宝帮助创建了老郑调解工作室、湖北秭归在玉流动党支部,牵头打造了三大普法阵地,为当地乃至省市综治维稳工作创造了先进经验。他一手编制的民主法制村记录本,后来“升格”为县民主法治创建路线图,于2014年起在全县推广应用,成为全省首创。

  十多年来,各类疑难矛盾纠纷、意外突发事件,卓玉宝已解决了不下500件,涉及金额达6000余万元。大麦屿街道的综治、平安工作每年都被评为市级先进集体,他个人也获省市县级荣誉无数。2016年7月,他还被评为法治浙江建设十周年先进个人。

  心系群众,把工作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

  综治办工作繁杂,光调解一项,就得经常加班加点,80后综治办成员苏光泽感慨做久了真的很累,对师傅卓玉宝的韧性很是钦佩,“每天晚上办公室灯都亮着,要么调解到半夜,要么坐在办公室写信息、研究材料,师傅为此不知道落了师娘多少埋怨。”

  卓家原来住的宿舍楼有个公共洗菜间,“下班以后,其他家庭都是团团圆圆,一起洗菜做饭。我家经常是我一人张罗,去电话催回家吃饭,他常说要加班,在食堂对付下就好。”提起丈夫,林务英是既抱怨又心疼。

  卓玉宝是家里的顶梁柱,上有79岁的老父亲,与生病的弟弟生活在老家;下有一个儿子,大学毕业后几次参加公务员招考,都因腿脚不灵便,在面试中被刷下来,后辗转成为一名村(社区)专职从事就业和社保工作的合同工。

  得知卓玉宝患肝癌的一瞬间,林务英当场昏厥过去。卓玉宝住院期间,她常暗地里以泪洗面。在她心中,丈夫的病就是没日没夜干工作“熬”出来的。

  出院后,闲不住的卓玉宝又开始加班加点,让林务英又急又气。

  2015年10月9日早上,下青塘村村民王棠花的姐姐外出,不幸被车撞身亡。“我们接到消息时,她已经被运到殡仪馆了。肇事司机是外地人,没有赔偿能力,业主单位推卸责任……”王棠花回忆,当时场面很乱,一家人悲愤交加。

  当天下午1时许,卓玉宝赶到现场,调解一直持续到10日凌晨3点,双方终于谈妥。“当时觉得他代表政府来的,到几点都是应该。”王棠花说。

  “后来知道他患癌,我们一家都愣住了,想来他当时已备受病痛的折磨,只是为了工作强撑着。”王棠花坦言又感动又愧疚。“世上还有这么实在的人,我们会一直记着他。” 

2016年6月的一天,湖南籍农民工曾维茂来到大麦屿街道综治办,指名要找卓玉宝。“此前,我叔叔受雇建房子时不慎摔伤,为了索赔,拖着打了钢板的病腿多方奔走,却多处碰壁。”曾维茂的侄子曾跃与记者说起一年前的遭遇,依然泣不成声,“后来我打听了,只有找卓玉宝协调才能解决,人家都说他实诚,有担当。”

  时值卓玉宝刚做完癌症手术不久,身子特虚弱,但还是把叔侄俩请进办公室,递上热茶。

  听了介绍已是傍晚,卓玉宝又马不停蹄地和曾跃赶到工地了解情况;当晚,又留在办公室查阅相关资料……在长达半个多月的调解后,双方达成了7.2万元的赔偿协议。

  曾跃连送了3次红包,都被卓玉宝拒绝。做好的锦旗卓玉宝只能收下,“为民解难,尽心尽责”,他当作自勉。

  2016年8月18日,苏光泽记忆犹新。当时,里墩村要修建公路,就一块被征用土地的权属问题,村民苏某与村里争执不下,几次调解无果。当天下午,苏光泽又一次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,恰巧被卓玉宝看见。

  “我就跟主任聊了聊这个事,谁知道他直接说‘走,我们去一趟’,拉着我就奔村民家去了。”苏光泽回忆说,当时已到下班的点,师傅连晚饭都顾不得吃,空着肚子跟苏某拉家常,做思想工作,一聊就聊到晚上7点半。“其实那个时候他刚手术回来不久,大可以在家休养的。”

  G20杭州峰会期间,卓玉宝一直坚守在岗位上,不管是夜巡夜查还是住夜值班,他始终冲在第一线,陪同他“冲锋”的,还有妻子为他煎好的一暖壶中药。

  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,早上5点就要起来赶赴选区,和卓玉宝分在一个选区的同志都劝他别去了,他却总是第一个到。“也都亏了经验丰富的老卓现场指导,选民对唱票和有效票认定无异议,确保了选举圆满完成。”同选区的街道党工委委员王海燕感激道。

  卓玉宝还兼任环海河河长,骑自行车去巡河是家常便饭。经常下村居,自行车已报废了三四辆,妻子又给他买了辆山地车。去年10月8日,为了确认排污口数量,他弯着身子沿河岸边走边拨开杂草,一个个找。从古顺水闸到环海庆丰闸,1985米长的河道,卓玉宝走完时,天色已全黑。他直起身子,才感到浑身疲惫。

  数度“空降”复杂村,顾大家舍小家

  有着丰富农村工作经验的卓玉宝,还一直是街道领导眼里破解村级难题的“不二人选”。他曾数度担任“难点村”“复杂村”的党支部书记,一干就是好几年,口碑极佳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的小古顺村,交通闭塞,仅有一条不足一米宽的烂泥路,经由尤蒙岙村通向大麦屿街区。村里修路要占用尤蒙岙村的土地,两个村子协调了很久也没谈拢,村支书也无人去当。

  1992年,林银海担任小古顺村村委会主任助理,与受委派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卓玉宝,结下了一段深厚的“工作缘”。他回忆,不管白天黑夜,卓玉宝的身影总会出现在村子里,为村路拓宽用地和资金筹集,卓玉宝跑瘸了腿、磨破了嘴,终得以解决。后来,他还带领村民建农田排灌水渠、造泵站、修铺自来水管。林银海感慨,“跟着卓玉宝干,再苦再累也值得。”

  “我能感受到,他的心里装着群众。”提起卓玉宝,大麦屿街道长山嘴村75岁的村民孙建祝竖着大拇指。“他来了以后,挨家挨户访民情,帮我们村解决了很多难题。”孙建祝说,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村民们还常念叨玉宝的好。”

  长山嘴村是个渔业村,基本没有土地资源。长期以来,村民大多住山上的破旧老房,想下山建房却苦于没有宅基地。

  村党支部书记许益平跟卓玉宝是“老相识”,2012年,当得知街道派卓玉宝到长山嘴村联村后,正为村里发展犯愁的他长舒了一口气。“20多年前我们就认识了,我了解他,群众在他心里的分量很重,他是个有心干事也能干成事的人。”许益平说。

  摸清村情后,卓玉宝开始绞尽脑汁,最终他把目光锁定在县里的“立改套”政策。“那段时间,他带着我们去玉城街道南大岙村参观学习,动员村民响应‘立改套’,又一次次地跑街道、跑部门,争取优惠政策。”许益平说,目前长山嘴村的“立改套”项目已获批,一举解决了70多户村民的住房难题。

  2013年5月,应县里要求,大麦屿建成区内的零星石材加工点要整合搬离。正当街道领导为安置地点头疼时,卓玉宝想到了长山嘴村码头边一块约10亩的闲置地。他马上向领导建议,申请将几个石材加工点统一搬至长山嘴村。这“一箭双雕”的好办法,不仅让零星石材加工点完成了整合,也让长山嘴村靠租金,每年增加集体经济收入十多万元。

  感念卓玉宝的,还有五一村的村民们。2009年,县重点工程“一关三检”工程开始征地,五一村由于班子不团结等原因迟迟征不下来。卓玉宝挑起村党支部书记的担子后,推心置腹,凝心聚力,班子向心力和战斗力陡增,征地难题也迎刃而解。

  林务英早年在乡下教书,还是班主任,担子也不轻,但她一直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丈夫。不过,有两件事却让她有些难以释怀。

  “一次是儿子8岁时,那天刮台风,我在乡下学校不能回去照顾儿子。玉宝所驻村离家和孩子学校都不远,他竟然只顾着防台,忘了去接儿子。”林务英忆道,儿子打小腿脚不便,那次水涨得很高,放学走到半路不知怎么下脚了,幸好我妹妹路过看到,才安全接回。”

  “还有一次是2004年云娜台风,他打电话回来让儿子关门,结果门玻璃掉下,割伤儿子的大腿。”林务英不堪回首当时情境,真是“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”,后来还是孩子舅舅赶到,把他送到医院,“直到儿子进手术室,我们还是联系不上他。”

  面对妻子的“数落”,卓玉宝“傻笑”着,也愧疚着。如今,他也特意挤时间多关心家人。妻子和儿子爱吃嵌糕,他会起早上街买两个,而给自己买个最便宜的面包。手术后需要长期调养,一些中药价格不菲,卓玉宝舍不得,在煎熬前会有意少放几克。

  令卓玉宝欣慰的是,儿子跟他很亲,也很听他的话。医生叮嘱他饮食尽量清淡,儿子便从网上找来了“癌症病人健康食谱”,还陪着爸爸一起吃素。林务英说:“我从来没有后悔嫁给他,而是幸运有他。他除了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家人外,几乎找不到其他缺点,找到这样的老公是福气。在他生病时,我真的后悔自己以前没有照顾好他,只知道埋怨。”

  从综治办主任位置退下后,卓玉宝依然忙个不停。前不久,县里统一下发《退出现职领导岗位干部领办实干项目意愿表》,卓玉宝一连勾选了五六个项目:参与重点工程、重点项目建设,矛盾纠纷调解,帮带年轻干部……

  出院后,卓玉宝听从妻子的建议,把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“哥怕谁”。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 
 
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